啊嗯

毫无文力
长期失踪
没有文笔
承蒙不弃
杂食党
全职主all叶
叶神一生推

【狗茨】我是你唯一的茨喵吗?

1.大家新年快乐~祝大家心想事成万事如意鸡年大吉哟~新年贺文,给大家发糖吃= ̄ω ̄=感谢大家不嫌弃我这个毫无文力文笔渣ooc还长期失踪的人口,爱你萌!
2.第一次强行写阴阳师同人,写完之后感觉自己不去写霸道总裁爱上我之类的言情小说有点可惜……对,其实这是一个ooc高能预警,言情女主茨木和霸道总裁狗大家不想来感受下吗?感受完了千万别打我就是了,大过年的大家和气生财~
3.一口气写了就发上来了~bug什么的不要在意!ooc 什么的都是我没有他们的锅!今天凌晨55连抽一个ssr都没有我好难过!ooc是对他们不来我家的惩罚!
4.新一年的目标是今年更新的字数超过之前在lofter 上更新字数之和!怎么样这个愿望是不是很伟大啊哈哈哈哈!然而从15年开始到现在一共就写了35492个字什么的我才不会告诉你们呢⸂⸂⸜(രᴗര๑)⸝⸃⸃
5.那么正文走起~(7972/35492)

——————————
茨木童子不知道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他只知道有一天当他醒来,整个世界都突然不一样了。

他不再是大江山中令人闻风丧胆的大妖怪,他的身边也没有那个令他心驰神往,恨不得将自己的身躯、血肉,甚至灵魂也为之奉上的大江山的王,他的身体中甚至丝毫感受不到曾经充沛着的、令人血脉膨胀的力量。

现在的他弱小的可怜,仿佛一阵大一点的妖风都能轻易将他吹走。

茨木童子好久没有这么狼狈过,他只能被困在一个小小的阴阳寮里,跟着那些之前他从来都不屑一顾的弱小妖怪一起,被名为阴阳师的人类豢养着。

当然,并不是说在阴阳寮里过得不好,相反,在阴阳寮里,茨木童子有着最高的待遇,甚至比在大江山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初到大江山,茨木童子才刚刚从被人厌恶、欺负的鬼子变成妖怪,彼时的他刚刚知道力量为何物,就被那个如烈日般耀眼的红发男人吸引了。

「原来这就是强大!」茨木童子全身的血液一瞬间沸腾起来,好像自己在这世间兜兜转转那么久,就是为了寻找一个这样的男人,然后为了他奉献一切。

可是茨木童子只是这大江山中无数个妖怪中的一员,而酒吞童子却是这大江山的王,他们之间的差别有岂止是云泥?

于是茨木童子不断的修炼,不断的变强,不断的挑战,不断的失败,又不断的修炼,不断的变强,不断的挑战,不断的失败……

那时的茨木童子每天浑身是伤,即使在战败时没有晕过去,也只能草草的给自己处理一下伤口,就随便找个稍微安全一点的地方昏睡过去,他甚至连自己还有没有醒来的机会都不知道。

当然,大部分的时候酒吞童子都不会给茨木童子这么辛苦的机会,每次酣畅淋漓的一战过后,茨木童子都直接晕的死死的,着实省了不少事。

后来,茨木童子终于被酒吞童子承认,成为了大江山的二当家,他终于有资格称呼酒吞童子为挚友,酒吞童子却又迷上了那个红叶里翩翩起舞的女子。

无心处理事务的酒吞童子将大江山的一切都交给了茨木童子,茨木童子虽然高兴于挚友对自己的信任,可对挚友那日渐消沉的状态又担心不已。

每当茨木童子焦头烂额的处理完大江山的各种事务,将那些听说鬼王现状而蠢蠢欲动的妖怪收拾干净,还要赶到挚友身边试图让其重新振作起来,忘掉那劳什子的女人,重拾当年让他一眼便惊为天人的鬼王风范。

如此,茨木童子每天的时间恨不得掰成两半来用,哪有时间休息。

哪像现在,每天日上三竿后,他才从整个寮子里最好的房间里醒来,刚刚洗漱完毕,就有小妖怪将精致的食物奉上来,有时还有红色、白色,或者黑色的蛋。而他所需要做的,不过是胡闹一般带着寮里的其他妖怪出去打打八岐大蛇、虐虐麒麟,偶尔再和别的阴阳师的式神切磋切磋。

按理说神仙一般的日子也不过是这样了,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可茨木童子知道,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他想要的是在大江山里和挚友把酒言欢,看着大江山的所有妖怪无一不心悦诚服的臣服于强大而又肆意的酒吞童子。他还没有来得及让酒吞童子振作起来,还没有来得及让挚友重新成为那个高高在上、惊采绝艳的鬼王,他怎么可以就这么被困在这个小小的阴阳寮里呢?

于是茨木童子无数次的试图逃跑,却又无数次的失败,于是他继续修炼,继续变强,再无数次的试图逃跑,无数次的失败……日子好像回到了当初茨木童子在大江山不断挑战酒吞童子的时候,可是他再也看不到那仿佛能将他眼睛也灼伤的热烈的红。

看着由于契约的反噬而伤痕累累的茨木童子,阴阳师也动了恻隐之心,他不忍心看到自己最喜欢的妖怪变成这个样子,然而有些事情也并不是他能决定的,他只能心疼的对茨木童子晓之以情,动之以理,试图让茨木童子停下这近乎自残的行为。

可茨木童子岂是如此轻易便会放弃的人?当初在大江山每天游走在死亡的边缘,茨木童子也从未放弃过对酒吞童子的追随,失败,只会让他越挫越勇,只要没有真正的死亡,他就永远不会停下自己的步伐。

「你不懂,就算我真的和你解除契约,放你自由,你也不可能再回去了。」

不可能?怎么不可能?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当初自己刚刚成为一个弱小得可怜的妖怪时,别的妖怪也跟自己说不可能,可后来自己不是还是成为了挚友身边离他最近的人了吗?只要自己想做,没有什么不可能!

阴阳师看着茨木坚定的目光,摇着头叹了口气,挥了挥手上的扇子便走了。

此时的茨木童子还觉得阴阳师一定是被他说的哑口无言了,他坚信在未来的不久自己一定会再次回到酒吞童子身边,帮助挚友站在大江山的顶端。

可是没想到现实却如此猝不及防的狠狠给了茨木童子一耳光。

茨木童子看着眼前的酒吞童子,他依然有着睥睨天下苍生的强势气场,他火红的头发依然热烈得仿佛要灼伤茨木童子的的眼球,从他体内澎湃而出的力量也依然让茨木童子热血沸腾,而他的身边,也依然有着……一个茨木童子。

一个茨木童子。

一个依然满心满眼全是酒吞童子,恨不得将自己的身体、血肉,甚至灵魂都奉献给酒吞的,茨木童子。

另一个茨木童子。

茨木童子当然知道这个世界上每一个妖怪都不是唯一的,他曾经亲眼在阴阳寮里见过两个一模一样的鲤鱼精在池塘里比赛吹泡泡,也亲眼见过两个不一样的莹草拿着枫叶和蒲公英在院子里嬉戏……所有妖怪都不是唯一的,没道理自己会比别人独特,他当然明白这个道理。

可是他没有哪一刻像现在一样将这意味着什么理解得那么透彻——这意味着当自己斗志昂扬、满怀信心的想要回到挚友身边的时候,有另一个茨木童子却一直在挚友左右;这意味着当自己无数次幻想着与挚友重逢的时候,挚友却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离去;这意味着当酒吞童子是自己唯一的挚友的时候,自己却不是酒吞童子唯一的茨木童子了……

原来这就是阴阳师所说的回不去啊……

果真……是回不去了呢。

所幸,酒吞童子的身边还是茨木童子,还是那个满心满眼都是酒吞童子,为了酒吞童子甘愿奉献一切的茨木童子,甚至是比自己更加强大的茨木童子。

这不就是自己想要的吗?茨木童子陪在酒吞童子的身边,陪着他重新振作起来……既然这样,自己也没有什么遗憾了。

阴阳师心疼的看了看茨木童子,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带着茨木童子回去了。

从此以后,茨木童子再也没有试图逃跑,每天本本分分的做着阴阳师安排的任务,闲暇时甚至还会和寮里其他的小妖怪聊天、玩耍。明明是阴阳师一直期待着的和乐融融的样子,可阴阳师就是觉得茨木童子有哪里不对,就好像曾经璀璨耀眼的一颗星星突然掉到了尘埃里,一瞬间熄灭了所有的光,曾经那勃勃的生机一下子黯淡,全部都消失不见。

这样下去不行,绝对不行。

阴阳师摇了摇扇子,突然合起扇子往掌心一拍,想到了好主意的他微微眯起眼睛,笑得像只狐狸。

「大天狗,这是茨木童子,以后由他带着你,有什么事情不懂的就找他,知道了吗?」

茨木童子看着眼前阴阳师试图塞到自己手里的白白嫩嫩的小手,慌张得不知道该把手往哪里摆。

这天早上,阴阳师找到茨木童子,说要给茨木童子安排一个新的任务,却又神秘兮兮的不肯告诉茨木童子到底是什么,只跟他说到时候就知道了。

茨木童子满心无所谓,反正左右不能回到挚友身边,做什么哪里还有差别呢?

茨木童子却怎么也没想到这不靠谱的阴阳师会让自己来带孩子。

自己这大大咧咧的性子,像是会带孩子的吗?这阴阳师怕是有毛病吧!

看着眼前白白的,嫩嫩的,小小的一团,茨木童子觉得自己稍微一碰,那瓷娃娃似的小人儿就要碎成一片片的渣渣了。

茨木童子条件反射的要拒绝,却见小家伙眼里明明闪烁着紧张与不安,看起来蓬松柔软的小翅膀也局促的合在背后微微颤动着,却像个小大人一般强装着镇定的朝他点点头,礼貌而又认真的朝他做着自我介绍:“你好,我是大天狗,很高兴认识你,茨……喵?”

明明是个奶声奶气,连话都说不太清楚的小孩子模样,却丝毫不肯流露出半点软弱。

茨木突然想起了当年那个被所有人忌惮、诅咒、叫做鬼子的自己,也是这么惶恐不安、小心翼翼,却不肯让别人发现自己的半分胆怯。

茨木童子将自己粗大的鬼爪幻化成人类的手,轻轻摸了摸大天狗的脑袋,从阴阳师手中接过了大天狗的手,感受着从那小小的一只手中传来的温暖的温度,笑着对大天狗说:“不是茨喵,是茨木~”

从此以后,阴阳寮里的妖怪们无论到哪都能看到这两个形影不离的身影,茨木童子每天带着大天狗打觉醒,打御魂,打副本,把自己的红蛋、白蛋、黑蛋都给了大天狗,按照其他小妖怪的话来说就是简直把大天狗当自己的亲儿子在养。

可是茨木童子丝毫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对。每当大天狗在茨木童子一瞬间秒掉对面的怪物时睁大眼露出崇拜的表情,或是在茨木童子给他送礼物时露出甜甜的笑容,茨木童子都会油然而生出一种成就感。而当大天狗在茨木童子的帮助下不断的变强时,茨木童子那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欣慰感甚至让他觉得当初在大江山跟着酒吞童子的那段日子仿佛也不过如此。

在茨木童子全力的帮助下,大天狗以惊人的速度成长着,很快就从当初小小的一只白团子变成了现在风度翩翩,一举一动都散发着优雅贵气的青年男子。

茨木童子欣慰的看着大天狗,这才是他心目中的大天狗,那个在爱宕山上拥有着强大实力,统领着众多妖怪的大天狗,而不是那个在寮里初见时小小软软的,弱得可怜的一团。

终于,在不久之后,大天狗超越了茨木童子,成为了寮中实力最为强劲的妖怪。大天狗又成为了那个可以独当一面,不需要躲在茨木童子的身后被茨木童子保护的大天狗。

此时,大天狗也能够带着寮里新来的小妖怪们出色的完成各种各样的任务了,甚至细心的他比大大咧咧的茨木童子完成的还要出色。

可是明明应该是开心的啊,身边有了一个这么强大的妖怪,自己可以像当年挑战酒吞童子那尽情的挑战他,自己所希望的不就是追随强者、挑战强者吗?

可是自己为什么还是会这么难过呢?

看着正礼貌的和别的茨木童子打着招呼的大天狗,茨木童子默默的离开,将位置让给了蹦蹦跳跳,仿佛从来不知道忧愁为何物的山兔。

原来大天狗也已经不需要我了,原来大天狗也有了别的茨木童子了。

可是,我又要到哪里去找我的酒吞童子、我的大天狗呢?

茨木童子无所事事的坐在寮子里,看着其他小妖怪们无忧无虑的在庭院里嬉戏打闹,帮着阴阳师将寮子装扮成新年该有的样子——自从大天狗成长起来,茨木童子的任务就越来越少了。一开始茨木童子还乐得清闲,后来却发现实在是闲的有些过头了。可是谁让大天狗那么优秀呢,出身高贵,实力强大,气质优雅,悉心谨慎,头脑也是自己拍马也赶不上的聪明,还生了那样一副好面孔……简直就是天生让别人羡慕嫉妒恨的典范。

茨木童子捧着惠比寿倒给他的茶,听着惠比寿笑眯眯的用他独有的慈祥语气说:“哎哟哟,小年轻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能这样悠闲的喝着茶的日子,我当年可是想都不敢想的哟,年轻人要善于欣赏,懂得珍惜呀。”

茨木童子小心翼翼的抿了一小口冒着滚滚热气的茶,感受着从舌尖泛起的苦涩,躲在缭绕着的白色水气后偷偷吐了吐舌头,「果然我还是没有达到惠比寿的境界,一点儿都没觉得这有哪里值得欣赏。」

时间就在茨木童子无所事事的消磨中一点点过去,到了太阳刚刚从天边消失的时候,大天狗也回来了,而且看起来心情相当不错。

按理说到了这时,大天狗早已拾起了喜怒不形于色的贵族风范,连当初在眼神里的小小波澜也好久没有出现过,茨木童子不应该还能这么轻易的感受到大天狗的情绪。可不知道为什么,茨木童子就是这么轻易的感受到了大天狗仿佛要满溢出来的喜悦,「大概是因为和今天见到的那个茨木聊的实在是太开心了吧」,茨木童子这么跟自己解释到。

然而惠比寿的茶也未免太苦了吧,不然为什么茨木童子到现在还觉得舌尖上泛着一股苦味,甚至连心脏都涩涩的像是被泡在了茶里呢?茨木童子开始反思自己之前是不是在什么时候不小心惹到了惠比寿,他才会这样报复自己,毕竟以自己这样大大咧咧的性子不小心在什么时候得罪妖怪也是常有的事情啊。

晚上,整个寮子的所有人和妖怪聚在一起热热闹闹的吃过团年饭之后,其它的妖怪都三三两两的相约去庭院外放鞭炮、看烟火,而没有什么事做的茨木童子则早早的回到房间,躺在床上试图用睡觉来打发时间。

可是向来脑袋沾到枕头就睡着的茨木童子居然失眠了。

「唉,真是诸事不顺。」茨木童子从来没有想过失眠这种事情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他一直觉得失眠这种一听就缱绻着纷繁思绪和绵绵情意的事情会和天生就粗神经的自己无缘。

一定是外面太吵了!不就是除夕吗,和平时的随便一天有什么区别吗?有什么好过的?茨木童子觉得自己仿佛可以听见远处小妖怪们聚在一起的欢声笑语,嗡嗡嗡吵得他脑仁生疼。

茨木童子在床上晃悠着腿,脚腕上的铃铛随着他的动作发出悦耳的叮铃声,与远处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奏出和谐的旋律,茨木童子看着窗外在天上升起的一朵朵烟花试图让自己脑袋放空,赶紧睡觉。

「砰砰砰——」门上突然传来了三声敲门声,不轻不重,不徐不疾,节奏一致,声音统一,仿佛敲的不是门,而是什么优雅古典的乐器。

如此礼貌而又克制,连敲门声都是和别人不一样的优雅与高贵,不用开门,茨木童子就知道这必是大天狗无疑。

然而他找我又有什么事呢?

茨木童子疑惑的开了门。

“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听到你屋里还有声音,想着你也许还没有睡,正好有些事想今天跟你说,就不请自来了,请问你现在方便吗?”

门都敲了还问方不方便,这也真是太……

要是别的妖怪,茨木童子肯定会毫不留情的反驳回去,可是大天狗可不是那种会不管不顾打扰别人休息的人,到底有什么事这么重要?

茨木童子将大天狗引进房间,想要去点燃房间的灯,却被大天狗阻止了。

“不,不用那么麻烦,今天来只是想把一些东西给你。”

大天狗打开带来的盒子,即使在这样黑暗的条件下,也能看到盒子里的三整套六星御魂,每一个都金光闪闪的反射着柔和的光芒,彰显着自己非凡的身份。

“今天是我们相识后的第一个新年,这是送给你的礼物,谢谢你之前对我的帮助,虽然一直都没有跟你说过,但是,能遇见你真的是太好了。”

「咻——砰!」一朵烟花又在天边炸开,影影绰绰的映在大天狗脸上,清俊帅气的脸颊无论在什么颜色的光影下都高贵完美的宛若天上的神祗,哪里像什么妖怪。

不过这烟花是不是太红了?要不然大天狗的脸怎么会也被映的这么红呢?

大天狗湛蓝色的眸子直直的盯着茨木,让茨木不禁想到了第一次在寮里见到那小小的白团子的情境,也是这么好看,也是这么一眼就攫走了他的整个神魂。

也许是月光太温柔,也许是气氛太美好,茨木难得有机会撇去大大咧咧的性子,沉下心来用心去思考,便也难得机灵一次,猜中了大天狗的心思,忍不住就想多逗逗他。

“原来是这样,所以说你最近每天早出晚归就是为了给我准备礼物?我还以为你是遇上别的什么妖怪乐不思蜀了呢。话说回来,这真的是送给我的吗?不是别的妖怪不收才随手扔给我的吧?”

“怎么可能,这可是我特意为你准备的。”

饶是大天狗再怎么沉稳镇定,自己的心意被怀疑了也会有一丝不愉。

“那今天我见到的那个茨木童子是怎么回事?”

“茨木童子?哪个茨木童子?”大天狗微微歪着脑袋想了想,“你是说今天那个和我一起打八岐大蛇的那个吗?他只是偶然碰到的队友罢了,我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还需要思考?看来你认识的茨木童子还有不少呀!这礼物你还是收回去吧,每一个茨木童子都要送礼物的话你还不得辛苦死?还是留着送给别的茨木童子吧!”茨木童子作势要将御魂还给大天狗。

大天狗连忙推拒:“怎么会!我怎么会送给别的茨木童子,他们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怎么不会?他们是茨木童子,我也是茨木童子,哪里有什么区别,你为什么只送给我,不送给他们呢?”

“哪里一样?”大天狗认真的看着茨木童子的眼睛,好像要就这样看到他的心里去,“虽然他们也是茨木童子,可是只有你会在我弱小的时候一直挡在我身前保护我,只有你会为了我一次又一次的去做那些对于你来说枯燥而又乏味的事,只为了给我找觉醒材料和最好的御魂,只有你会把各种各样的达摩全部都留给我,在我变强的时候露出那么开心又那么好看的表情,只有你在第一次见我的时候那么温柔的摸了我的脑袋还用那么好听的声音跟我说话,只有你才是我唯一的那个茨木……”大天狗顿了顿,好像下了什么决心似的抿了抿嘴,盯着茨木童子一字一句道,“只有你才是我唯一的茨喵,我唯一……喜欢的……想要永远在一起的……妖怪……”

茨木童子看起来正认真的听着大天狗的话,但内心的思绪早就跑到十万八千里。

惠比寿果然没有骗我,那茶原来真的是甜的啊,就是这时间是不是有些久?下午喝的茶,怎么现在才从舌尖感受到甜味呢?之前涩涩心脏也是,好像被泡进了舒适温暖的热水里,甜甜的,香香的,舒服得让茨木童子恨不得在里面打个滚,放松下来好好睡一觉才好。

不过……是太舒服了吗?为什么这心脏好像跳的有点快啊?

茨木童子用自己的余光偷偷瞟了眼大天狗的脸,「啊,变得更红了。」却不知道自己才是真正红透了的那个。

大天狗不愧是大天狗,就在茨木童子神游的这么一小会儿就已经恢复了惯有的从容镇定。

“你还没有回复我呢。”

“什、什么?”还没从神游里反应过来的茨木童子一脸茫然。

“关于我说我喜欢你的这件事,你呢?你喜不喜欢我?”大天狗用他那好看的蓝色眸子认真的注视着茨木童子,等待着茨木童子的答复。

茨木童子只觉得那双看着自己的眸子清澈的好像是一片蔚蓝的大海,又深沉得像夜晚深邃的天空。

突然,一只鱼儿从海面跃起,溅开朵朵浪花,一发烟火也“咻——”的一下从地面升起,在天空中炸成一朵烟花。

他、他刚刚说他喜欢我?还说我是他的唯一?后知后觉的茨木童子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好像是被表白了,慌张的手足无措。

我我我我应该接受吗?可是我之前完全没有考虑过这方面的事欸,就这么接受会不会太不负责了?但是拒绝的话,会不会伤到他的心?他可是我一手带大的孩子,我可不想让他难过……

站在那儿不断天人交战的茨木童子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痛恨自己那少了一根的神经,不然他怎么会完全找不到应对之法,脑子里纷乱的思绪像一团乱七八糟的线团,怎么也理不清头绪来,如果他像大天狗一样聪明,或是像寮子里的阴阳师一般足智多谋,他一定就不用像个呆子一样站在这里傻傻的说不出话了。

还好大天狗没有让他在这儿无限的思考下去,“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答应了,那么从现在起,我们就在一起了!”大天狗单方面的替茨木童子宣布了结果。

“诶,你这妖怪怎么这样啊,好不讲理,我还没答应呢,你怎么就自说自话起来了。”

“反正就算你不答应我,我之后也会不停的追求你直到你答应,如此麻烦不如你直接早点答应了,我们也好早点恩恩爱爱的在一起,何苦还要横生些事端呢?”大天狗一副我完全是在为你着想的样子。

茨木童子仔细想想,好像也对,哎呀,反正自己也不爱用脑子,大天狗说什么就是什么吧,反正他左右是不会害自己的。

于是第二天早上,寮子里所有妖怪和人都知道寮子里最强大的两个妖怪在一起了,什么?你问他们是怎么知道的这么快的?那股恋爱的酸臭味儿都恨不得飘出平安京了,他们虽然是弱小,可又不是傻!现在寮里的每一个妖怪都恨不得这两个大妖怪能天天出去才好,要不他们迟早不是被闪瞎就是被熏死。

因此,每当他们两个出现,方圆一里内绝对见不到任何妖怪,所幸他们两个也不会在意别的妖怪,周围没有其他妖怪,他们也正好乐得过二妖世界。

这一天晚上,他们两个正盖着被子躺在床上纯聊天,大天狗突然问茨木童子:“说起来,当初我不是送了你三套御魂吗?心眼和破势到是经常见你用,可是另一套为什么我从来都没见你用过啊?你是不喜欢我送给你的礼物吗?那可是我辛辛苦苦为你打了好久才弄来的啊。”说着便巴巴的对着茨木童子装起了可怜。

茨木童子最受不了大天狗这一招,每次茨木童子看到大天狗露出这种一点也不符合他设定的表情就完全没有办法拒绝他的要求。

“可是那一套并不是很适合我啊,而且我也完全不是那种战斗类型的啊,你知道我一直都比较喜欢正面肛啦。”

“没关系,战斗的时候不穿你可以现在穿呀,而且……正面肛什么的……你穿上他我现在就可以满足你啊~”

大天狗笑得高贵从容,可是茨木童子总觉得他笑得好像有些不怀好意。

“嘛,快穿上它,我想看!难道你舍得让我伤心吗?”大天狗试图露出泫然欲泣的表情,果然一下子就清空了茨木童子的血槽。

可是……道理我都懂,然而魅妖什么的实在是太羞耻了!完全不适合我啊啊啊啊!茨木童子崩溃的在心中呐喊到。

评论(10)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