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嗯

毫无文力
长期失踪
没有文笔
承蒙不弃
杂食党
全职主all叶
叶神一生推

【韩叶】街头一霸韩文喵

*请看在韩文清是只喵的份上原谅他的ooc
——————
韩文清是一只喵。

虽说是喵,但韩文清和大部分铲屎官们心目中那些或呆萌可爱或高冷傲娇的喵毫无关联——一身油光水滑的纯黑色皮毛覆盖着结实有力的肌肉,金黄色的竖瞳恶狠狠的盯着试图靠近的人,仿佛下一秒就会扑上来狠狠挠你一爪,更别提横亘在脸上的那一道刀疤,杀气四溢,吓得所有忍不住好奇抱着必死决心来逗猫的人落荒而逃,生怕自己真如传言一般忍不住把钱包交给大佬,真是完全不负韩文清街头一霸,霸图之王的称号。

虽说“街头一霸,霸图之王”这称号怎么听怎么像黑社会大佬,韩文清长得也很有混黑社会的潜质,但事实上韩文清从来没有欺负过任何一只猫,也没有主动收过小弟,相反,是这条街的其他猫自主自发的将韩文清当成了自己的老大,寻求着他的庇护。

至于为什么霸图街上会有这么多野猫,而高傲的野猫们又为何心甘情愿的臣服于另一只野猫,这就是一个很复杂的故事了。

霸图街是一条有着悠久历史的老街,和这条街一样老的还有在这条街上居住的老人们,老人们每天在这条街上悠闲的生活着,闲来无事便唠唠嗑,种种花,养养猫,以此来打发过人生最后的悠闲时光。

然而生老病死人之常情,当老人的后代们带着无限的哀思给老人处理了后事,将老房子或出租或卖掉的处理好,那些未被带走的花花草草和猫猫狗狗便成了老人留在这条街上的最后的痕迹。

于是霸图街就终于注入了新鲜的血液。随着一辆辆大卡车轰隆隆的拖着堆成小山的家具出现,又轰咚咚的晃荡着空空的车厢离开,霸图街的新面孔多了起来,连带着,无家可归的野猫野狗们也多了起来。

所幸,居民们对这些成天游荡于大街小巷的猫猫狗狗们并不排斥,还经常给他们准备食物、逗他们玩,老街的新居民和“旧居民”们就这么相安无事的相处下来。

直到从某一天开始,老街上的猫突然越来越少,许多猫一声不响的就没了踪迹。

虽说野猫本就没有什么定性,但老街上的猫和人一样,念旧,没有谁会轻易离开自己原本安定舒适的生活,况且就算离开,也不至于就这么不声不响,甚至没有任何一个同伴知道他们离开的时间和去向。

韩文清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于是他便开始调查事情的真相。

经过一系列复杂的推理演绎,结果就是威武霸气的韩文清便拯救了无数喵咪于变态虐猫狂的魔爪之下,顺便带领一群愤怒的野猫用爪子跟其好好探讨了一下人生,最后还让好心的邻居爷爷将其送到警察局悔过反省去了。

据说韩文清脸上那一道狰狞的伤疤,就是和歹徒斗智斗勇时留下的光荣勋章。

从此以后,韩文清就作为霸图的街头一霸为众多猫咪所崇拜,他的光辉事迹也作为一个传说在附近的大街小巷传颂着,吸引着各种各样的生物来围观这只传说中的霸图之王,而那些慕名而来却被吓得狼狈而逃的观光者们,也已然成为了这条街上一道靓丽而又独特的风景。

韩文清已然习惯了老街上平淡的日子。生在霸图街,长在霸图街的韩文清一直觉得自己会永远呆在霸图街,守护自己的“子民”们。直到有一天,等他老的走也走不动了,他也会死在霸图街,而他的灵魂,也将继续守护着霸图街,这个他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

可是好景不长,没过多久,霸图街的野猫又变少了,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这一次大家并不是不知所踪。

据可靠消息称,隔壁兴欣路搬来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不仅长得好看,性格温柔,而且对野猫们特别好,不仅给他们在院子里搭了遮风挡雨的窝,里面提供永远吃不完的小鱼干和妙鲜包,还经常陪他们玩耍,给他们挠痒痒,舒服得他们不要不要的。

听说此事,韩文清嗤之以鼻,这世上才没有无缘无故的好,那个男人这么做肯定有着不为猫知的目的,这些猫被骗过一次居然还不长记性!

然而无论多么怒其不争,韩文清既然被霸图街的野猫们称为老大,就有保护他们的责任,不能让他们在自己的手下受到伤害。

于是生在霸图街,长在霸图街,从出生开始就没离开过霸图街的韩文清终于决定出趟远门,去兴欣路考察一下那个从他手上抢走了无数小弟的“妖艳贱货”,以免小弟们遇人不淑,酿成悲剧。

然而韩文清没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出趟远门,明明万里无云天朗气清的老天却突然哗啦啦的下起了暴雨,一瞬间狂风大作,妖风四起,雨声、风声、雷声纵情在耳边肆虐着,好不热闹。

作为王者,怎么能轻易被天气打倒?这简直不能忍!

于是韩文清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继续向目标前进,气势汹汹的样子仿佛正在巡视自己领地的王者,如果不是越下越大的雨正哗啦啦的淋在他身上,将他原本油光水滑的皮毛粘成一绺绺贴在身上,那这一幕看起来还真像美国大片里的特效镜头。

然而上天仿佛偏偏不愿让韩文清好过,长时间的风吹雨淋带走他身上为数不多的热量,让被冻得瑟瑟发抖的他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韩文清甩甩脑袋上的水,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应该找个地方躲一躲雨。

就在这时,韩文清的后方突然传来一声轻笑,韩文清毛都要炸起来,他恶狠狠的瞪着男人想看看是谁那么大胆竟敢嘲笑他,没想到对方丝毫没有被他吓到,反而在看清他时“咦”了一下,在他面前蹲下,将他拢进伞里:“我当是哪只猫这么有闲情雅致,在暴雨天雨中漫步思考喵生,原来是传说中的韩文清啊,不愧是霸图之王,就是和一般的猫不一样。你好,我是叶修,很高兴认识你,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让霸图的老大莅临寒舍去避个雨呢?”

韩文清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没有一爪子挠上这个叫叶修的男人放到自己面前的手,也许是因为这只骨节分明,修长匀称的手实在是太好看,让他不忍在这羊脂白玉一般的手上留下一点点瑕疵的痕迹;也许是因为这个男人的笑容实在是太耀眼,比波光粼粼的海面上光芒四射的太阳还要炫目,让他忍不住想看到男人更加高兴的样子;也许是这个男人身上的味道实在是太好闻,让韩文清实在不忍对他有半点怀疑……反正当韩文清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收起了自己锋利的指甲,将柔软的肉垫放到了对方温暖细腻的手掌上。

韩文清还没反应过来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听话,等他回过神时,他已经被叶修抱到了怀里。

好久没被抱过的韩文清条件反射的挣扎起来,一只手正撑着伞的叶修好不容易将韩文清固定在自己的怀里,韩文清湿漉漉的皮毛早已将叶修本就单薄的衣服沾湿成透明的布料贴在胸膛上,影影绰绰的露出内里白皙的肌肤。

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某红色小点,韩文清顿时僵住不敢再轻举妄动,只好在叶修的臂弯里找个舒服的姿势安分下来。

韩文清靠在叶修的臂弯里,耳边传来叶修沉稳有力的心跳,明明外面风声雨声雷声正混杂成一场喧嚣的交响,韩文清却觉得这些声音仿佛是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在他的世界里,只能够听到叶修清晰的心跳,砰砰砰的和韩文清自己的心跳奏成了一首缠绵悱恻的协奏曲。

源源不断的热气从叶修的怀抱中传来,被冻得冰冷僵硬的韩文清温仿佛泡到了温泉中,熨帖得每一个毛孔都舒展开来。

原来人类的身体是这么温暖,韩文清突然能够理解为什么许多猫总愿意在人类身上汲取温度,心甘情愿的被人类豢养。

韩文清觉得如果是叶修的话,勉为其难让他当一下自己的铲屎官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然而当韩文清在叶修家看到了在各种各样的,满满当当的挤满了整个屋子的猫猫狗狗时,韩文清有种深深的被欺骗感,那种我以为我是你的唯一,结果原来只是万分之一的感觉让韩文清老不爽老不爽。

于是叶修洗完澡回来,发现原本悠闲散漫的摊在房子各个角落的猫咪们正挤成一团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叶修拎起端端正正蹲坐在沙发中央的韩文清:“不愧是传说中的街头一霸,我就去洗了个澡而已,你做什么了把他们吓成这样?”

韩文清也很无辜,他只是在生气而已,不知道为什么其他猫都一副见了鬼的样子突然抱在一起瑟瑟发抖,大概是这样比较暖和吧,绝对不是因为韩文清眉头一皱的样子吧其他猫都吓到了,嗯,绝对不是!

几天后,野猫们好不容易从韩文清带给他们的心理阴影中走出来,没想到韩文清却成了叶修家的常客。

这可不得了,从此之后野猫们每次再来叶修家玩的时候都像做特务一样,不然要是被韩文清看到他们正在跟叶修玩耍,尤其是被叶修抱在怀里顺毛,那他们能立马被韩文清盯到开始怀疑喵生。

偏偏叶修还对此毫无自觉,每次韩文清来了就喜欢抱着野猫们调戏韩文清,野猫们跑都跑不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把凶字写在脸上的韩文清被叶修一两句话逗弄到炸毛。

也有稍微和韩文清相熟一点的猫问韩文清怎么不好好在自己的霸图街呆着,非要跑到兴欣路来在叶修这自找气受,韩文清回答的正气凛然,美其名曰:这是为了保护你们,万一他对你们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怎么办。

可是明明看起来更想对我们做不好的事情的那个就是你啊,尤其是每次看到叶修抱别的猫的时候,那脸黑得怎么看都是一副要打架的表情啊!

别问他们是怎么从韩文清纯黑色的皮毛上看出他的黑脸的,实在是都已经具象化了好吗!

兴欣路的猫只好每天暗自祈祷霸图街的煞星能早点确认叶修的安全,别在有事没事到他们这儿吓唬人了。

结果没想到这韩文清出现的次数不仅没少,反而越来越多了,就连叶修都发现最近这段时间里在家蹭吃蹭喝的猫明显变少了,而且所有猫都不愿意再被他顺毛了,吃了就跑,简直比拔屌无情还冷酷绝情,丝毫不顾当年他们恩恩爱爱时的海誓山盟,你侬我侬。

没有猫撸的叶修很郁闷,只好逮着韩文清就撸个痛快,一边蹂躏还一边抱怨:“你看看,都是你,凶神恶煞的,把我的猫都吓走了,你必须得补偿我,乖乖用你的肉体补偿我吧!”

韩文清一脸嫌弃的喵了一声,不过如果叶修能听懂猫语的话,他就会知道,和他凶神恶煞的样子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韩文清说的是:“那就补偿你一辈子吧!”

躲在院子里的一群猫七嘴八舌的问在叶修家门口听墙角的猫韩文清到底打算什么时候走,负责打探消息的猫趴下来捂住了自己的脑袋:“他……好像要在这儿长住了,他要当我们铲屎官的老婆了!”

朋友,你们知道什么叫绝望吗?

这一天,兴欣路的所有猫都切身体会了一种名为绝望的情绪。

——————
1.叶修生日快乐!大家端午节快乐!
2.紧赶慢赶终于赶上了!开心(◍•ᴗ•◍)
3.端午节一共三天假头两天全部都是考试,一整个星期都在拿修仙的劲头预习,已经忘记了床长什么样的我考完试就开始写生贺,全程闭着眼睛写,自己也不知道写了啥_(:3」∠)_
4.我不管我就是要写温柔的、讨所有生物喜欢的老叶!老叶有那——————么棒!
5.去补觉去了,感觉我可以直接睡到端午结束눈_눈

评论(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