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嗯

毫无文力
长期失踪
没有文笔
承蒙不弃
杂食党
全职主all叶
叶神一生推

【韩叶】那只猫

1.韩队生贺,韩队生日快乐!


2.军人韩×猫化叶


3.旧坑重填,年龄操作有,一发完


4.太久没写文笔渣得自己都不敢看


5.好想去麦当劳吃薯条啊……四月快来吧!


——————


1.


韩文清从军事基地出来的时候正打算计划一下难得的假期,不远处一道打量的目光瞬间吸引了这个军人的注意。


那是一只黑色的小奶猫,巴掌大的一团躺在厚厚的草地上,若不是韩文清感受到了来自他的视线去刻意寻找,根本瞧不见它。


小奶猫原本没骨头似的躺在地上晃着尾巴玩儿,听到脚步声随意打量一眼,没想到还没看清对方就被对方瞧个正着,要不是小奶猫心理素质极好,肯定会被那张凶神恶煞的脸吓得炸了毛。


“怎么了?”同行的张新杰跟着韩文清停了下来,顺着韩文清的视线看过去,小奶猫一个打挺站了起来,然后严肃认真的……蹲坐在地上,顶着韩文清骇人的其实去和韩文清玩起了大眼瞪小眼的游戏。


张新杰的问话打断了两人的瞪眼比赛,韩文清也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过于幼稚,先一步收回视线,摇摇头道:“没什么。”便打算打道回府。


明明只是懒得再进行幼稚的游戏,韩文清收回视线的行为却被小奶猫当成了认输。小奶猫眨巴着大眼睛微微朝两人歪了歪脑袋,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两人总觉得自己被嘲讽了。


还没等他们想清楚为什么他们会被一直猫嘲讽,小奶猫软软糯糯的“咪”了一声,见成功的吸引了他们的注意,便优雅的站起身,迈着小短腿慢悠悠的踱着猫步走到韩文清脚下,沐浴在能让全军营的汉子都吓得胆战心惊的目光下,愉悦的在韩文清的脚上蹭起了痒痒。


张新杰觉得自己今天一定是产生了幻觉,先是那个全军营公认铁心冷面的韩文清一而再的被一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奶猫吸引了注意力,再是小奶猫不仅没有被自己队长那能止小儿夜啼,让所有生物都自动绕行三尺的钱包脸吓跑,反而还不怕死的蹭了上来。


看着被自家队长顺毛顺到舒服得眯起眼打起呼噜的小奶猫,张新杰肯定的得出结论——这只猫,一定是只要干大事的猫!


2.


韩文清没想到自己能再见到这只猫。


在韩文清看来,猫这种高傲而又娇贵的动物合该是由优雅华丽的贵妇抱在怀里轻柔的抚摸着,或是由善良阳光的少年们供在家里精心的呵护着的。


韩文清作为一个大部分时间都呆在军营里的糙汉子,实在是养不来猫这种麻烦的生物。


所以虽然这只猫的确很可爱,他也只是停下来摸了摸,“它值得更好的主人”,这么想着,就离开了。


然而当他在假期结束回到军营,看见甫一发现自己便朝自己飞奔而来的小奶猫时,一向一往无前坚定不移的人突然有些动摇。


“你怎么还在这儿?”韩文清蹲下身揉了揉小奶猫的脑袋,看着小奶猫舒服得直眯眼,又不禁嘲笑自己什么时候也会幼稚得开始和动物讲话,要是被手下的兵看到还不得吓死。


这是只野猫吗?


韩文清用他职业的洞察力观察着小猫,干净、整洁,黑色的皮毛光滑油亮,还没长开的身体软软小小肉肉的一团,虽然一举一动总是懒懒散散的,但在不经意间透露出的优雅从容让其丝毫不像寻常的流浪猫,反而像个平日里养尊处优的小少爷。


即使身上并没有任何属于主人的标记,但这副养尊处优的模样,果然还是有主人的吧,大概只是偶尔出来散个步?猫这种动物据说平日里就是喜欢到处晃来晃去的不着家,也许等一会儿他就要回家了呢?


刚刚有些动摇的情绪又被韩文清自己狠狠的扼杀在了摇篮里。


不过很快韩文清就发现自己错了。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韩文清每次进出军营,本来不知在哪里晃悠的小奶猫就会立马出现,屁颠屁颠的跑来求蹭蹭求抚摸。


不仅如此,军营里也有越来越多的关于总是在军营周围出没的野猫的传言,不过他们的描述和韩文清认识的很不一样:什么虽然很可爱但是可凶可凶,还没靠近就会被挠一身猫爪印,已经有人跟上级反应过了,说不定马上就要被抓起来处理掉……


这一天,韩文清又来到门口,往常那必然已经过来撒娇的小奶猫却并没有出现,韩文清原本有些小期待的心情瞬间就和今天的天气一样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


难道是已经被人送走了吗?


虽然明知道被送到专门的保护组织或者其他真心喜欢小动物的人家会比较好,但韩文清就是觉得自己很不爽,特别想找人打一架。


现在这么多心理变态的人,他不会正好落在哪个虐猫爱好者的手里了吧?韩文清想象着小奶猫被别人欺负得奄奄一息的样子,觉得自己更想找人打架了。


韩文清想到当初第一次和小奶猫见面时,小奶猫迈着小短腿巴巴的跟着他走了几步,发现韩文清真的不搭理他才慢慢停下脚步,蹲坐在地上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猫眼目送韩文清离去的模样,那可怜兮兮而的样子活像是被家长无情抛弃的孩子,明明很伤心,却又死撑着最后一丝尊严,高傲的看着他离去。


想到以后也许再也没有一只这样的小奶猫会对自己撒娇卖萌,韩文清突然后悔了,当初为什么没有把它带回家呢,只要它乖乖的,其实也没有多麻烦不是吗。


向来一如既往勇往直前的韩文清觉得自己最近简直多愁善感得有些不像自己了。


“咪——”


一声软软糯糯还带着些许颤音的猫叫声打断了韩文清ooc了的思绪。


小奶猫被雨水淋成湿漉漉的一团,本来浓密顺滑的皮毛被雨水淋得稀稀疏疏的沾在身体上,完全不能遮盖住小奶猫粉色的皮肉,使得本来就小小的一团变得更小了,一阵风吹来,本就在瑟瑟发抖的小奶猫打了个大大的喷嚏。


“我怎么忘记猫是怕水的呢,”韩文清心里暗暗责备自己,看着快要感冒的小奶猫,毫不犹豫的用自己的衣服将其温柔的擦干,抱到怀里——既然喜欢就带回去养,又不是养不起,磨磨唧唧的,一点都不是自己的风格。


一心只想快点回家,免得让小猫感冒的韩文清并没有看见怀中瑟瑟发抖的小奶猫一脸反派做坏事得逞的表情,于是一人一猫没羞没臊的同居生活就这么开始了。


3.


“喵呜~”韩文清一回到家,迎接他的就是叶修热情的飞扑。


叶修蹭蹭韩文清的裤脚,睁着水灵灵的猫眼乖巧的看着韩文清,韩文清顿时觉得工作一天的疲惫瞬间烟消云散……才怪!


“叶修!说了多少次不要到处瞎挠,别以为卖萌就没事,这个星期的零食全部减半!”韩文清看着已经面目全非的家对叶修怒吼。


得知卖萌不仅没有效果而且这个星期零食还要减半,叶修立马换掉了卖萌专用表情包,趁韩文清不备挠了他一下,便灵敏的躲上柜子盘成一团睡觉去了。睡前还不忘对自己的铲屎官使出嘲讽一笑技能,让他一个人任劳任怨打扫去。


韩文清不知道叶修这性子到底是哪里来的,当初明明那么娇小可爱、楚楚可怜的一小只,一带回来不仅立马变成嘲讽之王,丝毫见不到半点当初乖巧可爱的样子,还每天在家里搞破坏。


叶修的名字就是这么来的。


当时韩文清正在写一份紧急报告,叶修见自己的铲屎官一直对着电脑敲敲打打,甚至在应该陪自己游戏的时间都不理自己,受到了冷待的叶修很生气,于是气愤的挡在了屏幕面前,喵啊喵的企图引起铲屎官的注意,没想到韩文清却不耐烦的把他赶到了一边让他自己一边玩去。


叶修出离愤怒了,他趁韩文清上厕所的时候一把跳到键盘上,在键盘上滚过来,滚过去,蹦跶来,蹦跶去,最后还狠狠的坐了几屁股。


等到韩文清回来的时候,迎接他的,就是一只趴在键盘上喘着气装死的小奶猫和满屏幕的“叶修”两个大字,而他之前辛辛苦苦写的报告却早就不知道被弄到哪里去了。


韩文清很想拎起叶修来狠狠的揍他一顿,可是一看到叶修抬起头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无辜的看着自己,咪咪咪的朝自己甜甜的叫着,韩文清瞬间觉得自己被麻醉枪给击中了,“对,不能怪他,是我先没有遵守在游戏时间陪他玩的约定,毕竟他还只是个孩子。”


韩文清一开始还real正直的跟自己做了个检讨,直到后来发现叶修每次闯祸都试图用卖萌来逃避惩罚,韩文清才终于狠下心来批评叶修。


然而批评不仅没用,甚至还让发现卖萌无效的叶修直接吊儿郎当的开启了嘲讽模式——韩文清完全不明白那么一只软萌可爱的小奶猫是怎么在脸上摆出嘲讽的表情的。


大概是真成精了吧。


所以说当初刚见面是那乖巧的样子肯定是装可怜。


得知真的相韩文清觉得自己被碰瓷了。


敢来碰瓷自己的猫一定是只不简单的猫,我决不能再把它放出去祸害别人了!


富有正义感的军人韩文清如是想到。


4.


日子一天天过去,韩文清渐渐的习惯了有叶修陪伴在身边的生活,他甚至都有点想不起来当初没有叶修的时候自己是怎么过的。


这一天,韩文清回到家里,正要拿钥匙开门,却听见房间里有另一只猫正焦急的喵喵喵着什么,而叶修只是时不时懒洋洋的咪几声作为回应。


另一只猫明显有些生气了,虽然相信绝对没有其他猫能在叶修手上讨到好果子吃,但韩文清还是很担心的赶紧打开门冲了进去。


觉察到屋子的主人回来了,那只和叶修长得一模一样的猫朝韩文清狠狠的瞪了一眼,便敏捷的爬上窗台,从窗户里跳了出去。


见叶修不仅没事还对他的担心嗤之以鼻,韩文清不禁送了口气,却突然想到自己家明明在五楼,门也一直是锁着的,那只猫从窗户跳出去没事到是好说,但它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呢?


5.


韩文清观察叶修很久了,他确定他家里并没有别人出现过的痕迹,而他住的这栋楼的外墙上也没有可以让猫爬上来的东西,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叶修开门让那只猫进来了。


虽然以叶修的机智学会开门并不是难事,但是且不提作为一只猫够到门把是否科学,自己出门时明明把门反锁了啊,没有钥匙,叶修是怎么开门的?


韩文清抱着疑惑的心情观察了叶修很久,可是在叶修每天不遗余力的淘气捣蛋嘲讽下,韩文清却什么异常都没发现,除了聪明一点、可爱一点、更通人性一点,时不时还有些小嘲讽之外,叶修和其他的猫并没有什么区别啊。


韩文清百思不得其解,甚至有种直接问问叶修的冲动,反正他那么聪明,说不定真的能告诉我答案也说不定?不过想到即使叶修喵喵喵的对自己说一通,自己也听不懂,韩文清还是放弃了这个决定。


就在韩文清已经渐渐忘记这件事的时候,叶修却突然出现了问题。


虽说叶修原本就是懒洋洋的类型,但是进入春天以来,叶修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蔫了下去,每天无精打采的,吃小鱼干也不积极,玩游戏也不积极,甚至对摸摸抱抱蹭蹭都不积极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枕边再也不是原本暖烘烘小火炉似得一团了,冰凉的体温,甚至连呼吸也轻的仿佛已经停止了。每当这时,韩文清只有把叶修抱在怀里,感受着叶修的身体还随着呼吸微弱的起伏才能安心。


也不是没有带他去医院看过,但宠物医院做过了各种各样检查却没有任何结果。相反,根据数据来看,叶修简直再健康不过了,连医生也觉得奇怪。


医生思考良久,觉得唯一不合理的地方,就是按理说到了这个季节,猫应该都开始发情了,虽说韩文清刚见到叶修时叶修还是只小奶猫,但是几个月过去了,叶修已经到达了可以发情的年龄,可是在别的猫每天精力充沛的到处求留种的时候,叶修却不闹不叫的呆在公寓里,甚至比之前更乖了。不过即使叶修现在还没有这方面的倾向,医生还是建议提前处理一下,防患于未然。


韩文清愁得脸更黑了,他毅然决然的拒绝了医生想要顺便把叶修的所有子子孙孙扼杀在摇篮中的建议,抱着感激的舔了舔自己手的叶修回家了。


就这样,春天渐渐到了尾声,夏天就要到来了,可叶修的情况丝毫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糟了。叶修每天睡着的时间越来越长,好不容易醒来却依然一副没有精神奄奄一息的样子。


韩文清担心得全军营的人都知道老大最近心情尤其不好,开始夹着尾巴做人。


就在这时,一个黑衣男人敲开了韩文清家的门,正在韩文清思考为何面前这个自己完全不认识的人却对自己充满敌意时,对方开口了:“你好,请问叶修在这吗?我可以和他单独谈谈吗?”


韩文清觉得自从自己见到叶修之后,整个人生就变得玄幻了起来——居然有人第一次到别人家说的第一句话却是想和他家的猫单独谈谈?


韩文清觉得不是自己有病,就是对方有病,但自己显然没病,所以韩文清想都没想就要把门关上,让那个疯子有多远滚多远去吧。


没想到对方却轻松的就抵住了韩文清狠劲关上的门,韩文清正打算加大手上的力量,却被对方一句话打散了力气:“叶修他现在状况很不好吧,再这样下去他会死的,你不想救他吗?”


见韩文清打开门,将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一副“给你30秒说说你有什么办法,说不出来就赶紧滚”的样子,叶秋整了整刚刚被弄乱的衣服,重复道:“我想和叶修单独谈谈。”


6.


韩文清黑着脸坐在沙发上,充满杀气的盯着自己卧室的房间,这幅样子若是被不知道情况的人看到,铁定会以为他的老婆和他的仇人正在房间里面搞破鞋呢。


过了将近半个小时,叶秋终于出来了。在离开时,叶秋朝韩文清诡异的笑了笑,而全部注意力都在叶修身上的韩文清也没有功夫管他,任由其自顾自的离开了。


所幸的是不知叶秋做了什么,叶修的情况居然真的好了起来,无论是精神还是胃口都回到了恢复了正常。


当晚,韩文清终于能够安稳的睡个好觉了,他抱着又变得暖烘烘的叶修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7.


韩文清几乎是从睡梦中惊醒的——有什么东西一直在他嘴唇上舔来舔去,还伸到了他的口里,而怀里原本应该暖烘烘毛绒绒的东西也变成了光洁而又细腻的皮肤。


韩文清睁开眼,便看到一个放大的脑袋在自己面前,戏谑的眼神怎么看怎么嘲讽。


那人见韩文清已经醒来,便收回舌头,撑起原本压在韩文清身上的身体坐到了旁边。


“哟,老韩,你醒了啊。”


韩文清看着这人脑袋上一动一动的毛绒耳朵和在身后甩来甩去的尾巴,疑惑的问:“叶修?”


“bingo,答对了!不愧是老韩,思维很敏锐嘛~”叶修把尾巴在韩文清面前晃了晃以示对其的赞赏。


“怎么回事?你成精了?建国以后的动物不是不许成精吗?”


作为一个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动摇的军人,韩文清觉得自己的世界观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冲击。


“嘛,你要这么理解也不是不行,不过先声明一点,我可是合法成精。”


韩文清立马用一种看古董的古怪表情看着叶修:“合法成精?所以你至少已经有将近70岁了?”


“那倒不是,我这成精是家族遗传的基因。我的太爷爷当年喜欢上了我太奶奶,但太奶奶爱猫成狂,无论如何都对人类不感兴趣,只想和她养的那些猫们在一起。太爷爷没有办法,就想变成一只猫去勾搭老婆,结果不知怎么回事居然真的让他办到了,代价就是他的后代在即将成年的时候都会变成猫,只有在成年那天结束之前获得足够的能量才能够重新变成正常人类,不然就会作为一只猫死去……所以我们不是动物成精变成人,而是人成精之后变成动物,是合法成精来着。”


“所以说,之前你变得虚弱是因为没有获得足够多的能量,而今天来的那个人给了你一部分能量,所以你情况变好了。但你现在还有耳朵和尾巴,没有完全变成正常的人类,也就是说你现在的能量还是不够,必须得获得更多的能量才能完全变成人类。能量要怎么获得?”韩文清理智的分析当下的情况。


“不愧是我选中的人,推测得完全正确!”叶修毫不掩饰对韩文清的赞赏。


“至于怎么获得能量嘛……我离家的早,家里人并没有告诉我我们家有这种坑爹的基因,直到我晃悠到你们军营门口时突然变成猫。后来我弟弟——就是你之前看到的那只和我长得一样的猫来找我,我才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猫。他告诉我我们家的人在变成猫的这段时间里都得呆在家里,家里自然有办法帮我们度过这段时期,但是我拒绝跟他回去,他就只好回去帮我找在外面获取能量的方法,直到我成年前的最后一天,也就是昨天,才找到了获取能量的方法……”


“所以今天是你获取能量的最后期限?怎样才能获取能量?”


叶修的尾巴不自在的在床上轻轻拍了拍:“就是做我刚刚对你做的事情啊。”


韩文清好像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叶修解释道:“本来变成猫就是太爷爷为了追求太奶奶,所以只有做太爷爷和太奶奶之间会做的事情,才能获得能量。”


见韩文清还是一脸懵逼,叶修干脆凑上前去舔了舔韩文清的嘴唇。


然而被叶修调戏了的韩文清丝毫没有反应,只是本来就黑的脸变得更黑了。


叶修无奈,只好主动的趴到韩文清身上,用修长细腻的手摸了摸韩文清坚实有型的腹肌,又舔了舔韩文清的耳廓,凑到韩文清耳边轻轻呵着气:“难道你都不想救我吗?我可是马上就要死了哟~”


可韩文清还是一动不动,一副呆愣的样子。


“你要是真的不愿意,我就只能去找别人了,我看就你身边的那个姓张的禁欲男也很不错,不如我就去找他好了。”叶修生气了,自己主动投怀送抱,对方居然理都不理,还有没有作为一个铲屎官最基本的素养啦?叶修作势要起身离开。


没想到韩文清还真的没有来阻止叶修,这就有点尴尬了,叶修刚刚变成人类,身上什么也没穿,如果走到街上仅仅被当做是耍流氓倒是小事,万一被看见耳朵和尾巴被拉去做实验就惨了。


叶修气愤,亏我当初还一眼就看中了你当我的铲屎官,没想到居然如此冷漠冷酷冷血,就这样见死不救!


但是叶修都已经说了要走,现在不走未免也显得太怂了,真的勇士就要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勇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叶修已经摸到了大门的门把手,正打算狠狠心拧下去,就被韩文清一把扛回去扔到了床上:“你敢去找他试试?!”


叶修大大的送了一口气。说实话他真不敢,要是韩文清再晚来一步,他差点就真认怂了,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怎么想都是小命比较重要,大晚上出去裸奔什么的他实在是做不来。


韩文清眉头皱的紧紧的盯着叶修,仿佛要把叶修盯出一个洞,叶修见状赶紧讨好的凑上去在韩文清嘴上亲了亲,却被韩文清眼疾手快的按住脑袋加深了这个吻,直到叶修喘不过气来才放开。


叶修险些以为他会成为他们家第一个在传输能量的时候被憋死的人,这可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叶修不知道,韩文清只是一时间有些太激动了。


韩文清现在的感觉就和自己一直萌着的二次元女神/男神突然打破了次元壁到你面前要跟你谈恋爱没什么两样。


韩文清虽然长得一副黑社会老大的样子,但事实上作为一个五讲四美的好青年,他一开始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一只猫的时候也是很懵逼的,他甚至一度觉得自己是个变态——人兽这种猎奇的重口味在小说、电视里看看就好,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有些惊悚的,更何况人家还是只小奶猫,整只的体积加起来都没有比他下面那根大上多少,就算他再怎么一往无前、一如既往,也做不出来这种事情啊,万一一不小心真的捅穿了怎么办?


想想都觉得悲伤的他已经默认自己只能一辈子怀着对一只猫的单相思做个铲屎官了,没想到有一天他居然美梦成真了,这让他怎么能不欣喜若狂。他甚至一度以为自己在做梦,这么玄幻的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在他身上呢?


直到他听见叶修说要去找别人,他才终于反应过来——那怎么可以!就算是梦里也不能就这么被NTR了呀!


韩文清决定管他是不是梦,先艹爽了再说。


8.


此处应有一万字肉,大家可自行脑补。


9.


直到韩文清在一声尖叫中醒来,他才用爪子抹了抹眼睛,抖了抖耳朵准备站起身来。


等等……爪子?我什么时候有爪子了?


韩文清慌张的站起身,发现叶修身上的猫耳、尾巴什么的的确都没有了,但是为什么叶修在自己的视线里显得格外的大?


在远处被自己的哥哥坑得不得不每天哼哧哼哧处理一堆事务的叶秋阴恻恻的笑了:“嘿嘿嘿,混账哥哥,要你抢走我的东西离家出走,我去找你还不跟我回家,现在把你自己的男票坑了吧?没有家里特殊的能量获取媒介,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状况出现也是在所难免,要不然你以为为什么家里的人再不情愿都要接受那么羞耻的能量获取play?”


想到当初自己被家里所有七大姑八大姨打扮成各种奇奇怪怪的样子,里里外外揉搓了个遍的悲惨经历,叶秋忍不住打了个寒掺——算了还是不想了,今天还有很多工作没有做完呢。这下,那个混蛋哥哥一定会自己主动回家了。


  


评论(22)

热度(62)